流水不争先,争的是滔滔不绝

QQ成功之路–没那么轻松和顺利

未分类 云聊IM 1135℃

引言

被送养

所有人都知道QQ差点被几百万卖掉了的故事。其实QQ一开始就被定位是生出来后送给大户人家的产品,大户人家比如说电信移动。

后来送养条件没谈好,大户人家嫌弃,才算是最终留在了自己家中。

在幼儿园打群架

被送养没送成,留在自己家中的QQ,也没有日子就过得安逸。在2000年后那几年,网易泡泡、Sina Pager一帮小朋友也冒了出来。大家都新新的,也不知道自己以后的路要怎么走,但天生的竞争性总是有的,也就咋呼咋呼地你打我一下,我打你一下。哭着喊着还有大人,比如说像中国移动什么的,来给两块糖。

后来经济环境不好,互联网泡沫什么的,一帮小朋友断奶了营养跟不上,QQ也瘦得裤子都要掉,但虽然瘦——但个子在长,提着裤子跑总算坚持到了2004年上市。

网易泡泡(网易的免费IM)

朗玛UC(2004年左右,当时注册QQ号需要2元钱,因而朗玛UC大行其道,很受欢迎)

小学被指抄作业、作弊

2004年上市,终于成为小学生了的QQ,在班中已经很排得上号了,没像新浪搜狐那样混上班长副班长,但至少也是个学习委员什么的。

QQ的确是太能学习了,又想成长,又想快捷,就小聪明多了一些,所以大家也就冷眼瞅起它来了。抄作业呀、考试作弊呀,自己作弊还不让别人作弊呀,这些评论就都出来了。

QQ就是任由你说,自己躲角落里继续看书。

家里人被舆论攻击

要说前面过得跌跌撞撞什么的,虽然委屈点但总算在长身体长肌肉了,到了2007、2008游戏开始占半壁江山的时候,QQ已经算得上是个富人家的孩子了。但到2010,QQ几乎是被人打了一记重拳,自此以后几年在同学中、在社会中,别人都不会给什么好脸色。

这记重拳就是计算机周刊的《“狗日”的腾讯》。

当时的《计算机世界》封面

被偷作业

别人都说QQ抄作业,但抄作业抄得好呀,抄得老师都可能想拿它的作业来做范本。抄得好就要惹得其他同学搞小动作来搞它了。

这个就是陈寿福珊瑚虫QQ了。

放学路上被人打

举报了偷自己作业的同学后,QQ还没来得及喘口气,一个“霸凌”同学上门来了。

这位个子不高但壮实的“霸凌”同学就是在腾讯内部被称为数字公司的360了。QQ被360堵在了路上,360说,要不要交个朋友?不交朋友我揍你。

QQ觉得自己就要死了,于是逼着要围观群众们二选一帮自己。又遭遇到了一堆唾骂。围观群众选倒是选它了,但脸上的唾液抹都抹不干净。

曾经广受关注的“《3q大战》”

爸妈生了个小弟弟

QQ都快成年的年纪了,国家放开二胎政策,爸妈一看好机会,多个孩子以后养老多个保障,立刻赶紧弄了一个。

这个就是微信了:

微信出来后,百般受宠,以前人们还挺瞧不起这家人家的,但微信又聪明又乖巧又白净,天生的讨人喜欢,所有喜欢不喜欢腾讯的,都因为微信而甚至对腾讯竖起了大拇指。

QQ挺委屈的,受冷落不算,间或还要被爸妈指责两句不懂事。

失恋

QQ决定要改变下自己的形象,要跟得上时代的步伐,于是想做一个性格开朗的大孩子,向大家敞开心扉。敞开心扉的一个动作,就是让大家本来可以离线的头像全部都亮了起来,跟着自己一起嗨。

大家对QQ又是一顿臭骂,个个都说卸了QQ了,要离QQ而去。

QQ相当于失恋了。

PS:QQ在v4.0中取消的在线状态,后来在被用户大量吐槽后又只能改回来了(真是不公平,为何微信可以我却不能这样?哈哈)!

改变自己是一件多么痛的事啊

姥姥不疼舅舅不爱,还被爸妈骂,还失恋。跑去跟一些朋友(品牌)玩,别人还不愿跟你玩,说只想跟你弟弟玩,你幼稚,你三低,你弟弟成熟,我更想跟你弟弟玩。

QQ一度人生最低谷。

但低谷之后,QQ奋发图强,重新给了自己年轻的定位,把自己年轻人的特征发扬光大了起来。紧紧地拉着那些愿意和自己一起玩的小朋友,然后再扩大社交圈,结识了更多新朋友,各种产品更新,各种品牌合作。总算活得更加自信阳光起来了。比如说最近的例子,泛娱乐营销合作,甚至跟《速度与激情8》这样的电影搞合作搞植入。


《速度与激情8》中QQ的广告植入

站起来,走出去。总感觉QQ挺不容易的。

后记

我曾是QQ团队的一员,经历过了QQ后面的这几个挫折。以前微信和QQ关系最紧张的那段时间,腾讯内部有位总监写了篇文章叫《QQ向左,微信向右》。但从今天的情况来看,不是“向”,而是“在”,“QQ在左,微信在右”:QQ和微信依然占据着社交领域两条笔直的主干道。

版权声明:部分文章、图片等内容为用户发布或互联网整理而来,仅供学习参考。如有侵犯您的版权,请联系我们,将立刻删除。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